首页 »

“花”开时分,有人慨而慷,有人热泪流……

2019/8/14 4:37:14

“花”开时分,有人慨而慷,有人热泪流……




海事大学志愿者小哥在帮助分报  伍斌摄

 

解放日报“朝花”的大日子,就在“有情”的观众的守候下,有了美好的开始。

 

中午十二点半,上图多功能厅门口,解放日报工作人员紧张地为观众准备礼物——精美印刷、厚达120页的朝花60周年朗诵会节目册,以及为“朝花”大日子度身定做的那一期“朝花创刊60周年纪念特刊”。



为观众精心编印的朗诵会节目册,有人说它简直就是一本精美的书  伍斌摄

 

“我来帮你们一起分。”一位快80岁的老奶奶,本来拄着拐杖排队等候入场,看到身边三位上海海事大学的志愿者忙着分报(其中一位小哥干脆坐在地上干),把拐杖一收,爽利地拿过一打报纸也劳作起来,当我们感动地向她致谢时,老奶奶继续排着队,一边热情地说:“你们也可以多个人手。”


队伍里这位老奶奶主动揽过分报的“活儿”,唉,忘了问她名字了   伍斌摄

 

一点四十分,进场观众“过于”踊跃,后来者没有位置了,只能插“蜡烛”了。

 

两点,音乐起,由解放日报社、上海市作家协会、上海图书馆共同主办的“海上心声秋之‘朝花’六十周年经典诗文朗诵会”,在上海图书馆打开画卷。

 

这朵“花”开的正是时候,全场凝神静听,一声声惊叹冲着经典的篇目,冲着那些熟悉却又久违了的朗诵家面孔,冲着有意思的“作家读代表作”的环节……掌声,是对一篇篇优美的文章,一段段难忘的岁月,一位位在场或不在场的作家和编辑的敬意。一切,都值得,因为,这是一朵走过一甲子岁月,却依然清新带露的“朝花”。

 


朗诵家们的演出背景,比如这张,漂亮不?美编小柳设计了两个晚上呢

 

诗文相间的表演。张炜诗歌《春天》由刘家祯朗诵  

 

视频上,时间回溯至1956年9月20日,穿梭到1980年代,又跨越到2016年金秋,诉说着”朝花“的前世与今生,繁花点点,引来座中感叹声声。舞台上,五大章节“播撒花种”、“花香满径”、“朝花怒放”、“海上之花”、“花韵悠长”,如五色花瓣,次第转动、打开。19篇著名作家、艺术家曾经刊发于“朝花”上的经典散文与诗歌作品,穿过岁月的光影,唤起座中人多少记忆,多少情感——

 

巴金先生的《西湖之梦》,是他在无法提笔写作前,交与“朝花”的最后篇章,在陈少泽的朗诵里,他对西湖的爱,与老友度尽劫波相濡以沫的真挚友情,如清流激荡;



陈少泽朗诵巴金《西湖之梦》

 

王蒙先生撰写的《明镜》,用似梦非梦的喀纳斯湖景,衬托出一个与之相应的如明镜般清澈的内心世界,似乎在洗净当代人备受困扰的心身;

 


过传忠朗诵王蒙写在“朝花”的《明镜》

 

刘心武的《雨夹雪》抒发对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深刻相连的感慨,肖复兴的《谁能为一只小鸟下跪》表达对新的历史时期社会道德观念的新思考,贴切传达了朝花副刊多年来所坚持的直击社会、介入现实的深度与力度;

 


孙渝烽朗诵刘心武名篇《雨夹雪》

 

杨绛先生的《到申报馆看爸爸》,在朗诵名宿刘广宁的精妙演绎下,凸显了杨绛先生童年关于申报大楼(《解放日报》“朝花”版后来多年也曾静悄悄地开放在这里)的记忆,充满趣味和亲情;

 


刘广宁朗诵杨绛《到申报馆看爸爸》

 

陈忠实先生的《哦,刘公岛》则用泣血笔力,再现邓世昌最后献身的时刻,在朗诵名家刘家祯慷慨激昂、格外具有爆发力的艺术呈现后,令观众血脉贲张,满场叫好;

 


刘家祯演绎《哦,刘公岛》时激起全场叫好,成为演出最震撼时刻

 

新闻主播尹红在处理汪曾祺先生写给“朝花”的《录音压鸟》时,别致地处理象声词,满场笑声连连,笑过后却深思串串;

 


尹红演绎汪曾祺《录音压鸟》别有风趣

 

程乃珊的《糖炒栗子》在黄雷又糯又嗲的朗诵声里,让人仿佛闻到金秋上海街头的香味;

 


黄雷一句上海话“糖炒栗子”顿时让满场流淌着浓浓海上情

 

 

巩晓亮声情并茂演绎的《欢喜》,则把作家简平与母亲先后患重病,依然互相搀扶、“欢欢喜喜地度过每一天”的朴实约定,用声音变成了一出动人的情感戏,听得一些观众泪水涟涟……

 


巩晓亮朗诵《欢喜》

朗诵会的尾声“花韵悠长”,选取了著名作家巴金、贾平凹、王蒙分别于“朝花”杂志第3000期、创立50周年及“朝花”创刊60周年之际,写给“朝花”的贺词,将整场朗诵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。

 

“燕子姐姐”陈燕华上场引来惊叹,她镇定的台风,把巴金先生对“朝花”纪念日的祝贺和对杂文锋芒的思考,和盘托出;配音名家狄菲菲,对贾平凹先生别致地议论散文之“意思”的篇章,给以峰回路转的声音处理;过传忠先生势大力沉演绎王蒙先生的致“朝花”60周年贺词,让演出定格在繁花似锦、月高气朗之中。

 


“燕子姐姐”陈燕华朗诵巴金先生致朝花3000期贺词

狄菲菲朗诵贾平凹为朝花50周年撰写的贺文

过传忠呈现王蒙先生为“朝花”一甲子写来的贺词

 


在朗诵会现场,作家赵丽宏、王小鹰满怀深情把他们在“朝花”上的落字,变成了抑扬顿挫的声音。如今已经是上海作协副主席、著名诗人与散文家的赵丽宏朗诵自己发表在《朝花》上的诗歌《岁月和手机》,感慨:“我带着对解放日报、'朝花'副刊的感恩之心而来,40年前,我的第一篇诗歌就是发表在《朝花》上。”王小鹰则朗诵了自己三十年前发表在《朝花》上的散文《苏北姑娘》,她坦言:“这些文字在现在看来是如此亲切,甚至有一点幼稚,但却是当年自己的真情实感。”

 

王小鹰朗诵八十年代早期的代表作《苏北姑娘》

赵丽宏先生朗诵去年写给朝花的诗歌《手机和网》


朗诵会举行之中和之后,在场嘉宾和写作界嘉宾们按捺不住,已经用刷屏、短信和直抒胸臆的评价等方式,不断给这台纪念活动送上真诚评语——

 

“文章选得好,有情有色彩且言之有物。”“朗诵会非常好,内容、背景、音乐、朗诵者俱佳。”此评语来自传媒界前辈。

 

“活动大气优雅,灵魂犹如得到洗涤一般,祝我们大家的'朝花'越办越好!”作家翁敏华教授这样说。

 

“有心读者,如水随行,现场热烈,组织成功。”评论家聂伟教授在朗诵会中就开始刷屏,下面点赞者众,会后他更是热情发来短信。

 

借着对这场朗诵会的赞赏,许多读者、听众表达了对60年“朝花”的感怀和真挚祝福。当然,他们也不失时机,让赵丽宏、王小鹰、毛时安、竹林、褚水敖、张广智、马尚龙、聂伟、沈嘉禄、翁敏华、李动、李红等一众作家学者,在纪念节目册上落下大名……

 

一些观众盛装出席,一些忙着翻书听读,一些则完全进入了妙语佳文的境界

 

几代办刊人、几代情系“朝花”的文学家艺术家、几代读者会聚的这一个下午,让我们的耳边时常回响起这样一句话——

 

有情世界,“朝花”常开!

 


本文文字:伍斌 本文摄影(除标注外):张驰